《沐·冬》

来源:四川航天电液---王家佳 日期:2020-05-20日

  季节的轮子又转到了冬。

      收获过的田野向苍穹敞露出了全是褐色的肌肤,无遮无掩。路边树上的叶子投进了根的怀抱,光秃秃的的树冠傲立风中。曾经点缀着一簇簇绿萍的小西湖也还原了水的清明,沉沉地睡着了。大自然褪去了光怪陆离的色彩,以圣洁的全裸向人们展示着本色,正本清源,坦坦荡荡。

      寒风吹到了树梢上树梢就冻得直颤抖,它吹到了草地上青草变了颜色,它吹到了小花上,花儿都谢了,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杆。只有蜡梅和水仙它们不怕寒冷依然开放着,它们悄然飘来了淡淡的清香,为寒冷的冬天带来了生机。冬天是浪漫的,瑞雪飘舞时尽展它的风流;冬天是洁净的,寒风把大地高山清洗得一尘不染;冬天是豪放的,它让你历经艰苦的磨练走向光明的春天。

      冬天骨子里就含蓄,不事张扬。它走过了一路的芬芳、火热与喧嚣,终于以谢幕的姿态淡定下来了。如同一位沧桑老人,流金岁月历练出来一种刚毅与深沉,坦然面对曾经的枯荣兴衰,承受着一切的喜怒哀乐,在淡定中回味童年的梦幻,反思青年的激情,盘点中年的得失。它又静若处女,把几多复杂的情感深深埋在心底,隐秘着多情与向往,按捺住所有的冲动与宣泄,在平静中期待春缘的喜乐,憧憬播种的自豪,遐思人生的美好。冬少了一些浮华,多了一份内敛;少了一些狂热,多了一份凝重,风清气正,厚积薄发。 

      冬天是蕴藏与孕育的季节,既是万物的终结也是精彩生命的起始。冬蕴藏了春华秋实,孕育了生命的希望与力量。

      冬天不需要颂扬,也不怕打击,因为冬已经从容而慷慨地呈现出了自我。万物飘零,一派肃杀,那是本性的直面;西风飕飕,雪花飘飘,那是个性的展示,任凭说长道短,众说纷纭。有人说,冬的面孔是冷峻的,岂不知那是对世间所有作秀的不屑;还有人说,冬的神态是凄美的,因为包容太多,沉淀了无尽的甘苦。所以,我想说,冬是一个极富特色的季节,一种独特的意境。真的用心去感受这种意境,也许会摄取到一种力量。